公司注册灰色产业链危机

杭州注册公司 锐捷财务咨询 www.rddjack.com
  • 企业登记制度的改革直接断掉了靠为企业垫资注册创收的中介公司的财路。
  • 企业登记中介公司形成的垫资服务市场,这本就是畸形的,消失是迟早的事情。
  • 简化行政流程,先有照再有证,才是创业者真正的福音。

一项旨在给予更多人经商方便的政策改革,却让另外一部分人的“生意”迎来了危机。

10月的倒数第二天,张铭典忍住性子听完客户打算暂停注册业务的电话后,便开始进入迷离状态。这已是10月25日以来他接到的第四个类似通知了。

这一天比想象中来得早。2011年初,张铭典从某大型会计事务所离职,成立了现在这家中介公 司,提供公司注册代理、记账代理等业务。和所有的中介公司一样,靠财会技术吃饭的张铭典除了提供注册代理外,他也会为客户做垫资服务即为客户垫付注册资本 --待公司注册完成,然后任意找个名目将资本金撤出来。这完全是“抽逃资本”擦边球的玩法。

他深知长此以往的不妥,但利益让人昏头。用张铭典的话来说,比起上班时拿工资的方式,现在的赚钱模式值得商榷,且近80%的收入来自为企业垫资服务——这也是非常危险的。

但眼下,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去思考危险与否的问题了。

10月25日,李克强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规会议提出,除法律、法规另有规定外,取消有限责任公司最低注册资本3万元、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最低注册资本10万元、股份有限公司最低注册资本500万元的限制;不再限制公司设立时股东的首次出资比例和缴足出资的期限。

公司最低注册资本限制取消,意味着创业者可实现“零资本”注册,相当于断了张铭典们的财路,危机赶在危险前来了。

灰色产业链危机

这样的危机根源于其自身。不出意外,这些变化规则将被提交至明年的人大会议。半年后,它们以法律条文的形式出现。

“接下来的半年会怎样,还没有谱。”既当老板又做员工的张铭典对腾讯财经透露了自己的迷茫。成立这个公司,他最初的想法是坚持个三年五载,能够拥有更好的生活。

他向腾讯财经坦言,自己的公司凭借曾经唯一的优势——与海淀工商系统互动颇多,人脉熟悉,办事效果会高很多。相较于同行十多天才完成的任务,他代理的海淀注册公司单子,包括审核、验资以及拿到执照等系列,仅需三四天。

这早已是公司注册代理行业的秘密。已经在这个行业做了9年的黄雪告诉腾讯财经,其公司和张铭典 的没有太大区别。和大多数做公司代理注册中介老板们一样,黄雪也是会计出身。毕业后,混迹了几年事务所后,拼着自己积累的人脉,她带着弟弟一起单干。她主 要负责财会内容,弟弟则负责跑行政手续。在这个靠刷脸行事的中介圈子里,她毫不掩饰提及了自己的领地——朝阳区。

一位在朝阳工商系统工作的人员告诉腾讯财经,这些中介公司跑行政流程,需要处理的关系一般不会多复杂。用他的说话,一线的窗口业务员都极有可能为中介们提供需要的方便。中介们需要的只不过是,为客户争分夺秒的加速办证流程。对此,张铭典和黄雪都表示认同。

上述工商系统人员还透露称,窗口的一线工作人员大多是非工商系统编制人员,属于外包派遣范畴。“中介大多是和这些外包的派遣公司熟识,甚至有业务往来。”张铭典也对腾讯财经表示自己在海淀工商系统熟知的部分人确实属于此类。除此之外,他补充称还认识别的相关人士。

“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快。”他还举例,虽然公司代理的业务不分区,但是在朝阳区没有人脉,跑完一个单子的时间就得半个月左右。

分别于2011年和2013年在北京注册过公司的两位创业者在接受腾讯财经的采访时抱怨称,自己都是近三个月才跑完所有手续。原因不外乎,对于工商行政系统不熟悉而走了很多弯路,以及材料准备不当而被拖延,这其中还包括了一线窗口人员讲解不专业所致。

能够形成上述现状,不可排除是这个行业的特征所致。就腾讯财经随机采访的近十家中介公司,彼此的业务重合度非常高,规模大的企业几乎完全囊括了小企业的业务。

北京最大的注册代理公司北京春雪会计服务有限公司总裁朱雪萍曾分析称,这个行业门槛低,竞争激 烈,这直接导致了整体盈利水平普遍偏低,盈利率大多不到两位数。相对来说,不规范的机构盈利高一些,比如大多中介皆有涉及的垫资业务——这是利润率非常高 的部分。腾讯财经以办理业务为由电话成都当地最大的中介机构之一成都冠和企业服务有限公司,其工作人员称,提供成都所有区的公司代理注册业务,其中也包括 垫资注册。据其透露,冠和的收入近70%来自垫资业务。

关于垫资业务,中商宏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员工称,只要客户有需求,中介基本能够满足。一般的收费包括,公司注册地址租赁以及垫资手续费和其他的跑行政手续的费用。

代理注册中介帮客户支付的垫资,待注册完成后边会被中介以各种看起来合规的方式抽离。这极有可能被工商查处为抽逃资本金。

事实上,整个代理办证都是未获得授权的灰色生意。但,也不能阻止中介们前仆后继。问题也显而易见,这个行业门槛过低,进入者众多,若非做擦边球的垫资业务,鲜有行业龙头。

修法前的改革样本

在公司法正式修法前,已经有多个地方提前对工商注册制度进行了改革,越来越多的生意人感受到了制度改革带来的经商便利化。

上月末,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在成都市召开的第二届工商行政管理创新发展高层研讨会上,力赞广 州试点效果,尤其点名表扬了深圳。数据显示,自今年3月1日实施工商登记改革以来,截止9月30日,7个月的时间里,深圳市新登记市场主体24.2万户, 是去年同期新登记数量的2.3倍,也是去年全年新登记数量的1.5倍。

而试点刚刚两个月的广州商事登记制度改革也大大激发了投资热情和经济活力。6个试点地方新设立商事登记主体1289户,其中内资企业567户、外资企业23户、个体工商户699户,内资企业户数和注册资本认缴出资额同比分别增长44%和251% 。

广州工商部门不再对公司实收资本进行登记,仅登记认缴注册资本。申请人申办设立公司,允许“零首付”,无需提交股东实缴注册资本情况的验资报告。

“释放了被压抑的创业因子。”国务院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王继承对腾讯财经分析称,有时代的因素。

虽然早在2006年关于企业登记的限制就有所松动,但是整体还是停留于用有形之手控制市场的时 代。自1993年制定《公司法》起,我国关于公司注册资本制度一直较为严苛,均对实缴资本做了明确要求。王继承向腾讯解释说,这是因为当时中国处于改革开 放初期,政府通过一些严苛的制度对市场进行管制,有着很强的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度的痕迹。

事实上,比起企业登记制度的限额来说,行政流程的限制对于创业者来说才是最难的部分。不少创业 者在接受腾讯财经采访时没有不抱怨者——“先有证再有照”即先有证件再获得营业执照方式的各种弊端。据统计,在工商登记前,需要办理的企业登记前置性行政 许可的项目有231项之多,这在一定程度上抬高了准入门槛,抑制了投资活力。

“所以才有了代理注册和垫资这种畸形的市场出现。”王继承对腾讯财经抱怨称。事实上,企业资本 金并没有带来多大的安全保障,反而是限制了创业热情。不否定对企业资本金的要求是有良好初衷,期许企业出现状况时,对于债权人有保护作用。不过在王继承看 来,若是企业真遭遇了问题,其偿债能力与注册资本金没有必然联系,而是根据企业出状况近期的资产进行评估再偿还债务。值得一提的是,企业的资产评估是动态 的,而非注册资本般固定的。

关于这次释放创业热情的意义,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在接受腾讯财经的采访时称,对国民经济来说,更多的是一种导向,表明立法的态度。这次高层主导的决策极有可能被提交至明年的人大会议进行讨论,成为修订《公司法》前奏。

除此之外,因垫资现象较为普遍,创业者们大多都明白注册资本只是个形式,大多人不会以企业注册资本作为判断合作伙伴的条件之一。腾讯财经随机采访的近十位创业者都表示不会将合作伙伴的注册资本作为考量标准。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向腾讯财经补充称,这次主要释放的创业因子集中于劳动力密集以及服务密集型的创业型公司,尤其是有创新的盈利模式高新企业,能够在放宽注册登记的条件下,先进行运营再注册。

对于传统的重资产如家具生产或工程项目等对固定资产有要求的创业者来说,更多是行政手续上的便利。

因此,对中介公司来说,就注册代理和垫资的未来客户更偏向传统的创业者。不过,也有部分中介已经着手转型。待指示落地执行后,注册门槛放低,没有了注册资本的限制,减少了验资报告的环节,相应会增加后期的监管部分,可能会转向企业年度报告的制作以及代理记账等业务。

“最好能够在以前这种生意模式断链之前找到转型的方式,不然就只能关门了。”张铭典说。(锐捷注册公司转)

文章作者:杭州注册公司 杭州注册公司
本文地址:http://www.reejack.com/xwzx/371.html
版权所有 © 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相关阅读

QQ客服热线